扶摇大饼

求贵八圈管放过

    以后大概永远不会混什么圈了,就有喜欢的看看,没事干的时候写点,人多了真是什么样的都有什么要求都有,他们还在相爱就好了管那么多做什么,都有点怀疑有些人是爱好还是挑刺了,我平时嘴巴不干不净但是就是不爱在喜欢的cp下面说脏话,我觉得他们需要得到尊重。
    还有两篇没完结的我没有忘记,有空了填出来,评论我都会看虽然少的可怜emmmmm好气好气现在好点了我是仙女我貌美如花不跟凡人计较emmmmm晓得没人看哼哼哼

再发试试
师尊对哭包的执念不比哭包对师尊的执念轻的

空巢老人养徒弟(媳妇)日常
今天徒儿(媳妇)也好可爱

坏大灰狼花×不谙世事怜
这个怜怜有点奶

桃夭(一发完)

古风云亮he放心吃   看过前文的手动下滑有标识新更的
气哭了被屏蔽只好重发,河蟹字眼只好用拼音同音字啥的代替不过好影响美感!!!
你的喜欢是我的动力
喜欢的话番外开个车
最后再重复一遍那不是同音字那是防河蟹

一、桃之夭夭

    赵家的夫人生了个小少爷,小家伙仿佛在炫耀自己天生神力,哭声那叫一个感天动地。
     院子里那棵不知历经多少载的古树无风抖动了几下落满细雪的枝条,硬是在元春将至的腊月开出了满树粉花,赵府上下这才晓得,哦,这棵从未冒过芽的原是株桃花树。
     小少爷整个一雪团子,能吃能动也能睡,醒着的时候乌溜溜的明亮眼睛好奇的转个不停,小手小脚踢踢打打,奶妈笑着说不愧是将门之后。
     一缕桃花的清淡味道,从冬日阳光斑驳的窗棂转转悠悠飘荡到里屋,一阵奇异的寂静,女人们又开始了交谈,小少爷却忘记了动作,大眼睛盯着床前的虚无,他看到了神仙——等了他好久的神仙。
     桃花浸染了千年的狭长双眸似笑非笑打量着小雪团子,许久摇了摇手中雪色透亮的羽扇,薄情唇角喃喃自语:
     你,便是我未了的尘缘么……
二、灼灼其华

     若问起这神仙是谁,自然是这千年桃树的精魅所化。一棵桃树能活上千年,全亏了这桃树位置奇巧,沾染日月之精华,汇聚天地之灵气。
     仅三百年,虽五识未开,竟有缕灵识飘飘荡荡。
     又三百年,历劫不死,白日飞升,修得一副超脱三界的如玉皮囊。
     再三百年,自认看破红尘,无以成惑,灵慧非常,却…却迟迟不得仙籍。
     所谓“武陵仙君”,只是仰慕者的一句尊称罢了,说得难听点,这“神仙”,只是一只桃花精罢了。
     这桃花精天生灵敏,性情冷淡,无悲无喜,绝情绝欲,自是比神仙还神仙,只可惜精怪到底是精怪,又是棵不能随心所动的草木,受真身所困,不能离开这树周围半步…时间久了,桃花精便想成为真正的神仙了。
    “你有一段积久的尘缘未了。”喝的醉醺醺的狐狸说“你去以身相许好了,权当报恩咯。”
    “那是位男子。”仙君脸色黑了又黑“你当人人,都、像、你、嘛?”
      狐狸最终嘟嘟囔囔的被仙君赶走,仙君感觉整棵树都清净了。他看过人世间种种,人真是奇怪的东西,有人为财而死,有人为官而亡,自己视为珍宝的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,百年之后得到的得不到的都归为一片虚无,再入轮回依然两手空空…他可以给的,只是一段记忆而已。
     于是仙君开始了等待,等了不知几百年,等到那位赵家的少爷又在桃花树下舞动那把银枪的时候,稀碎的阳光把他的长长睫毛染的金黄,椅在树枝上闲闲观看的的仙君突然停止了摇动手中羽扇,他仿佛回到了千年之前。
     那个时候,他还是一缕灵识,看不到,听不到,但是他能感受到——沙场败北的年青将军,一个执念破灭的快死掉的凡人,抱着他的长枪,椅在那棵桃花树下。
他拿出最后一个装满水的水囊。
      他舔了舔干裂的唇。
      他用尽力气拔开了塞子。
      焦阳照在千年将军长长睫毛上,那双眼睛反射出,不该是浑身沾满鲜血的人有的温柔。
      他把满满一囊清冽冽的水,一滴不剩倒给了桃花树下已经干出深深裂缝的土地。
      这棵已经奄奄一息的桃花,在那场百年不遇的春旱中,活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年少的将军说“家乡不在了…”,他长久的阖上了双眼。
    “凡人啊,真是奇怪的东西…”桃花精向来看惯了人将死时的不甘,直到那时候才晓得,人恐惧的可能不是死亡本身,而是失落的执念罢了。
      千年后的小将军似乎感到了簇簇粉花后的凝视,抬起已经初现棱角的脸,疑惑回望,与仙君正打个照面,小桃花精竟然莫名其妙的立马用扇子挡住了脸,又后知后觉得想起小将军肉体凡胎,复放下羽扇,悄悄打量着赵小少爷,只见他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,目光坚毅却并不冷淡,身形笔直如山松,好一位濯濯少年郎。仙君面上一如既往地冷淡,心里却暗戳戳赞赏了好一番,小雪团子还是那么讨人喜欢。只是夸赞了没多久,赵小少爷因着出了身薄汗,将上身的云纹短袍连里衣一并掳了往树丫上一搭,少年长年习武练就的一身线条流畅的肌肉展现无余,亮晶晶的汗珠从挺拔鼻尖一路淌进结实紧致的腰腹,只着下裤复又操练的起来。
      仙君又莫名的拿扇子挡住微红的脸,哼,果然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!
三、之子于归

      小少爷真的长大了,在弱冠礼上,正式成为了赵家第148位将军,晚上喝的醉醺醺还不忘抱着他的宝贝枪一头扎到床褥里睡去,半夜却清醒了,风更清朗,月更明亮,伴着浓烈的桃花味道,
      还有身下粗糙的树干?怎的一觉醒来自己竟到了院里那棵花树上?
      小少爷有点晕,当看到了旁边含笑望着自己的美丽神仙时,小少爷整个人已经放空了:那灵动飘逸的身形,那精致绝伦的脸蛋,连指尖都透着泠泠仙气,明月不及他光彩照人,清风不及他空灵通透。军营里长大只知道舞刀弄枪的赵小将军仿佛成了个泥人,一双双星某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神仙。
     神仙说“我是这棵树的主人,唤我诸葛亮。”
     小少爷不答。
      神仙又说“你我有段前尘,我该报答与你,你有什么愿望尽管说,只当是我给的贺礼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还是不答。
      神仙沉思道“我难道是吓到你了?你别怕,我不会祸害你的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只是盯着他看。
神仙只好拿扇子在他眼前一晃,小将军方回过神来,耳根通红,眼神也不似先前放肆,半晌支吾道:“在下常山赵子龙,年方二十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内心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:“至…至今未有婚配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内心:“他是要跟我讨个夫人?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:“不…不知姑娘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你…你离我远点!智商低可是会传染的!!!”
        神仙气的脸通红,一扇子将这蠢货掀回了榻上。
稀碎的阳光在睡梦中也耀眼的少年的脸上调皮,少年迷茫的从梦中醒来,窗外的桃花正好,与昨日没有什么不同,难道昨夜做了场冲撞了桃花仙的梦嘛?少年若有所思的从衣角抠出几片颜色温柔的花瓣。
       赵府的下人都说小将军最近有些古怪,早上穿戴整齐背着枪牵着威风的白马刚要踏出家门,又突然跑到后院朝着那棵桃树念念有词,傍晚回府盔甲也不卸先冲到后院冲着那棵树又念念有词一番,时间久了也都见怪不怪了,都说那棵树从不开花,单少爷一落地,大冬天竟开了恩,怕是有缘的吧。
       赵子龙“姑娘莫怪,昨夜是子龙冒犯了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咬了口又大又甜的桃子“是公子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“子龙出去了,回来再跟姑娘道歉。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又咬了口“是公子谢谢。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“姑娘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姑娘你个头啊是公子啊谢谢!”一向自认为雅正的仙君差点吼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 诸葛亮知道赵子龙听不见,他也不可能青天白日在院子里现身与他辩驳。
       更深露重,小将军认真的跪坐在案前抄兵法。
几片桃花伴着清甜的风钻到安静的小少爷身边。
     “他认真的样子还不傻。”诸葛亮控制不住的想。
      “这里,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年闻声抬头,那神仙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趴在他的案上。
       “我说,这里,错了。”莹白修长的指伸到他面前宣纸上点了点。
         声音像清甜的风,明明冷清却甜的很。
         什么姑娘,原是位俊俏别扭的年轻公子。
      “还有,我可不是什么劳什子姑娘,在下诸葛亮。”
        风一吹,人又没了,将军面前空荡荡的案上,空留了几瓣桃花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次日小少爷又在一家老小的奇异注视下,板直的身子,背着擦的雪亮的银枪,牵着威风凛凛的白马,认真的对一棵树说着“公子莫怪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新更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确乎是过去好久了,可是仙君每天看到银甲银枪的少年时,总觉得今天愈发耀眼夺目,光彩照人,那雨后春笋的少年,像阳春三月正午的阳光,扎眼又温暖,让他移不开眼。
       仙君椅在树上,实际上等太阳刚刚西移的时候,他就睁开了眼睛,专心的等待,当然仙君不会承认他在等某人,他自以为只是习惯了看着大门的方向。等那大雁披着金黄能够触碰津红云霞时,他耀眼的将军回来了。
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能触碰到桃树的枝丫,金粉的串串花丛搅碎了将军专注的目光,有时候诸葛亮都怀疑他能看到他,他总能一眼坚定的盯着他的脸。
     “阿亮,我明日,就要上战场了。”
     “我很高兴,我终于成为真正的军人了。”
     “阿亮,我能看看你吗?”
        回答他的是花落无声。
        罢了。
     “睡不着?”月光给仙君完美到近妖的侧脸镀了层冷冰冰的银边,他目光却温柔似水,使得整个仙缥缈的似乎在远方,不过他现在确乎在赵将军床边,一只白玉似的手搭在将军额上。
      赵小将军仅有的一点儿睡意全无,他睁大了双眸,努力记下他们为数不多的见面,可惜赵小将军习惯舞刀弄枪的手难以驾驭纤细的笔杆子,要不现在卧房里,定满是他心心念念的阿亮。
      “不要怕,你明天走的时候折一枝桃花,需要的时候喊我的名字,不论何时何地,我都能找到你。”仙君第一次说话认真又温柔。
     “云不怕,云只是太…兴奋。”
     “喔,我忘了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那么小子龙,快睡吧。”覆在额上的手掌更加温热,赵小将军红着脸想反驳的话还未出口,意识就被沉甸甸的睡意吞没,一夜好眠。
       赵小将军抱着一种会不会把阿亮弄 疼的念头,终是没舍的折上一枝桃花,只是捡了几朵地上的落花,拿绢子包了,妥帖安置在胸口,长亭十里又十里,赵小将军不是优柔寡断之辈,一口气奔出剑门关,塞外的天更高星子更阔,那是他在王府里不曾见过的风景。他领着部下在凌风中咽下一口烈酒,看着月说好男儿志在四方。入眠时想到上一次还是在府中宽阔的拔步床上,阿亮坐在他枕边,额上有柔软温暖的触感,那晚月色离的他更近…他轻轻解开 胸 口盔甲,小心的把洁白绢子捧在手上,他觉得有些不对劲,风帮他揭开他的阿亮的小法术——一截形状优美的桃花枝子安静躺在小将军宽阔掌中。
       赵小将军少年英雄,自然是拔得头筹,把胡夷逼的一退再退,个把月便把令女帝头疼数十载的骚乱扫平,白马银甲掠过之处,尽是归入了大唐的疆土。塞外苦寒,不过想到明日就鸣金收兵,把他新收得的丰沃土地画在地图上带回长安,赵小将军一咬牙,把那深陷在小臂肌肉中的半个铁箭钩子拔出,鲜血顿时顺着结实小臂淌下,小将军利落的咬着绷带的一角,几下简单包扎了不轻不重的伤口,又草草擦了血迹,和部下寒暄几句,回了自己帐子。
    “你受伤了。”
    “阿…阿亮!”他万万没想到他朝思暮想的小桃花会突然出现在眼前,他冲过去想抱抱他,又害怕身上的血污会把他弄脏,一时间只冲到他身边,竟然手足无措起来。
     他有许多话想问他的小桃花,比如说家人们有没有按时给他浇水,他怎么来的,路上会不会冷之类,但当看到他那双湿漉漉红彤彤的眼睛,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      那不是桃花的缱绻颜色,他在难过,难过的快要哭了。
    “我说,你受伤了。”
    “这点伤不算什么”赵小将军怕他不信,还握着拳头比划起来,“我现在还能把那些叽叽呱呱的胡人用枪挑飞。但阿亮你…怎么哭了…”
    “我没有!我只是恰巧,恰巧知道你好像受伤了,你知道像我这样法力高强的神仙,可是没有什么不知道的…”仙君撇过头不让他看到他肿的核桃般的眼睛。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,流了那么多血,仙君特别伤心。不过他只是一个没成仙的桃花精,不管法术多么高强,离了本体,他连减轻他的痛苦都做不到。不过,幸好,他好像没事,至少没有那只蠢狐狸吹嘘的那么严重。
     阿亮什么都知道…那…那…他知不知道昨儿晚,他被初夏的风吹的躁热难 奈,他在榻上自 读,他…他想着他的阿亮被自己弄到哭,粘稠白 夜流到他干净卸 裤上。弄出来之后小将军一边悔恨自己乌 了他白净的小阿亮,一边控制不住的又把手伸向裤 当里…小将军心虚的红着脸悄悄观察仙君,确认对方并不知道自己成了他意 yin 泄 yu的对象,方又君子风度的和他谈起心来。
     赵小将军把毯子毛裘一股脑包在他的小阿亮身上,他们在火堆旁共用一只粗糙的大碗喝酒,赵将军说着塞外的云和河水,还有迷路的大雁,他喜欢阿亮眼睛亮晶晶的只看着他,这让他像攻下一座城池一样兴奋。仙君莹白的脸被火光映出暖色,使得他不再缥缈遥远,他们直说到第二日清晨,赵小将军的胳膊刚刚不再流血,就一定要带着他的阿亮去看看他打下的山河,他又把阿亮包成了粽子放在身前,尽管仙君很想告诉他自己草木之身并感知不到冷暖,但看到小将军认真的眼神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白马载着将军和他的心上人悠闲走着,将军说着他在此地取了几个人头,在那处险些掉马,仙君看着小将军完全长开的深邃眉眼,还有自信坚定的眼神,他问他“子龙?”
“云在。”
“你最想要什么?”
  小将军愣了。
   “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,你想讨什么东西,我都能给你。功勋,或是永远的主帅。”
     小将军底下了头,怔怔看着怀中的他。
    “这个”小将军拉着他柔嫩如花瓣的白净纤手,覆在他自己的左胸,认真的说“云只想要这个”。
      做桃花精多少年了,从未发觉自已胸腔内竟然还有如此炙热跳动的心脏,仙君甚至害怕,害怕那心脏的砰砰声被小将军听了去,暴露他此刻的慌乱,从未如此慌乱过…甚于渡劫时那道道划烂他衣襟的天雷。
      没…没有的事,他是看破了生死要做神仙的,儿女情长什么的,是不懂事的愚蠢的小孩子才放不下的,他,一个几千年不知何为情动的桃花精,怎么会…怎么会为了报恩把自己搭进去,天底下也没有这样报恩法的,那个冤家…他犯规了!
     他挣开少年紧握着他的手,挣扎着从那怀抱里脱身,委实比少年将军矮了一个头的身子险些跌下马去,少年只好先翻身下马,又两手箍着他的细腰把人从白马上举托着放到地上。
      他不敢看小将军的表情,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紧张和慌乱,他恐惧的推开腰上的大手,低着头说不可能,小将军着急地拉着他说你要是不喜欢云你慌什么,阿亮你明明也喜欢我的吧,小桃花快要被逼哭了,他现在只想想以前一样回他的树上睡大觉,他又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好神仙了。
      少年将军眼睁睁看着他的阿亮变成几片花瓣,在干燥的西北风里越飘越远…
四、宜室宜家

     将军毕竟是将军,手中银枪不会因为年少恋情的失败沾不得鲜血,况且赵子龙赵将军一战成名,一场连着一场的战事接踵而至,在府中的时间越来越少,小将军乐的接旨,好让那无休止的征战打发无意义的缱绻绮思,只是有时他椅在战车一角守夜,部下们各述相思时,依旧没有家室的赵将军闭上眼睛,回味院中桃花的香味,是了,此后,再未见过。
     “他们昨儿到了漠北,那个破地方”狐狸没个正经的趴在树上说“他们肯定很快回来,那里的土匪们都没啥脑子,没什么风险的。”
    “我不关心他。”仙君故作冷漠的摇了摇扇子。
    “谁?我说谁了嘛?”狐狸戏谑的喝了一大口酒,还使劲儿砸吧了好几下嘴。
   “李太白,你早晚毁了你那张狐狸嘴上。”仙君生气的一摇扇子不见了。
     事实证明,狐狸嘴确实不可信。漠北一役确实大获全胜,不过随漠北乱匪的项上人头回来的,还有半死不活的赵子龙将军。
    仙君几乎是忘了自己会飞,从树上跌跌撞撞的冲向拔步床上那出气多进气少的身体,毫无犹豫的覆上小将军干裂沾血的薄 唇,一口口纯净灵气勉强吊住将军已经飘了一半的魂魄。将军凉了一半的身体似乎有了意识,恍惚是令人心安的桃花甜香,粗糙的唇半开始摩挲仙君的柔嫩,那种梦中才能造访之地,竟然在这种意识恍惚中得以实现,赵将军就是下一秒死去,也要把这个便宜赚到手,死劲箍着眼前人脖颈,把那双略显薄情能言善辩的小嘴han在嘴里,贪婪shun西,可惜两人都没有什么经验,一个胡乱啃 咬,一个完全不知所措任由采撷,来不及吞咽的不知是谁的xian水流淌一片。仙君还在不计后果的任由他贪婪吸shun口中灵气,意识慢慢放空,直到狐狸一把将他俩分开,才发现这修为聚成的灵气已经渡了不知多久。
   “你疯了!他要把你xi 干了!”
   “你!你来的正好,快帮我去司命那里开个条子,我欠他的债,我好去地府给他续命!”仙君已经顾不得狐狸已经将他俩的抵死缠 棉看了个尽,他的小将军快死掉了,他真的要哭。
    不管成仙的没成的,谁没背着点人情债,但是呢,修道之人最忌讳尘缘未了情债不还,所以规矩就是人世间债务皆详细记录于司命的神仙手中,有还不起债的,就去开一张欠条,拿着去各司兑领还债,是以小桃花精当时敢于开下那个口,想讨什么,他都有,仙君确认,生死关头,他赵子龙不能不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的道理。
     狐狸嘱咐了声就慌忙走了,小将军糊糊涂涂的又凑过来要亲亲,仙君一边死命推着小将军不让他乱啃,一边小心褪了他衣服以灵气愈合伤口,大大小小的伤口横亘在将军结实皮肉上,致命的那道斜切在小腹,半掌有余,稍微一动就不停渗血,仙君使了半天力累到虚脱也徒劳,他果然没有办法,只有拖着等狐狸拿条子回来救命。
     殊不知仙君修为再高灵气也是阴属,而赵小将军一身阳气,虽是一时吊住了将军的命,两极正气在他体内冲突,五脏六腑都扭曲的要命,邪 火蹭蹭乱涨,不一会儿小将军就失了智般,明亮双眸似糊了阴霾,小腹一阵火热难奈,也不知疼痛,只想找个出口发 泄,一把将浑身脱力的仙君压在榻里,上去就怼着这柔 软 馨 香的  身 子胡乱 ting动。
    可怜仙君活的虽久,却从未见过chuang 帷 之事,只是又惊又羞,更兼有什么促长 硬 物顶在腰上,虽不知道是什么物什,只是本能推让,谁知一推沾了满手的黏稠血液,又心疼又害怕,只好不敢再推,只好乖巧的咬牙让他呼哧呼哧的挺 腰,仙君一向不愿近人,遑论这种亲密到有些韦 xie的事情,小将军湿热的促重chuan息喷在仙君儿边,仿佛放大了无数倍,他 羞 得的想逃离,可又不敢动弹,只好努力忽视,却显得要上物什更加火热,进退两难中,仙君一样低于常人的体温竟也烧的面上通红,连呼吸都愈发困难了。也不知没命ting  动了了多久,小将军一声闷哼,彻底ya在仙君身上,呼吸渐渐平复。
     仙君搂着他的头,轻轻拍打他的背哄着,静静等待狐狸的到来。
    “小桃花,跟我走吧!”狐狸眉飞色舞的挥舞着手里空空的白纸,“你洗个头去天庭签到去,司命的人说你们早就两清了!你小子还傻不拉几的瞎着急…”
   “你说什么!债条呢?子龙等着那个救命!”仙君着急地朝着狐狸大叫,丝毫不是往日的儒雅温润。
   “我说!你们已经两清了!不信你看!”狐狸用手握了个喇叭状朝他吼回去,仙君劈手夺过那记录着他和他前世今生欠债还情的那页白纸——空空如也。
     狐狸看着脸色苍白的仙君,突然无言以为。
    “…”
    “你不会是…爱上他了吧?”
     仙君没有回答,只是走到小将军身边,吹了口气将他唤醒。小将军叫他的名字,他没有回答,他问他
     “子龙,你最想要什么?”
     “云,想要阿亮的心。”
     “你快死了,你不想活下来嘛?”
     “云,不能欺骗神,云还是只想要阿亮的心。”
     “好。”仙君笑着,他在榻上看到了四月桃花。
他在他额上落下一吻。
五、尾声

     赵云忽的掀开被子,望着缩在他身边的阿亮出神。他在做梦?
      小桃花不满的哼唧一声,一把扯过热乎乎的小将军,大被一盖,把头往对方 胸 口一缩,继续睡觉。
      冷、困、饿,做人真麻烦…不过有赵子龙。
     狐狸掏出小桃花和赵将军的那页泛黄宣纸,上面赫然多出了一行字——
      武陵仙君自愿舍五千年修为换常山赵子龙五十年阳寿,未还,谨记。
      狐狸呸了一声,眼泪差点下来。

      我觉得不能再被河蟹了,吞了我就嘤嘤嘤

桃夭(中)

上篇http://sanxian012.lofter.com/post/1e8cdd72_126fd038  打不开见主页总共就这两篇反正
由于我上了个天天满课的假大学,并且追求逐字推敲,这个速度就有点emmmm,先放这些完结了可以艾特
你的喜欢是我的动力
三、之子于归

      小少爷真的长大了,在弱冠礼上,正式成为了赵家第148位将军,晚上喝的醉醺醺还不忘抱着他的宝贝枪一头扎到床褥里睡去,半夜却清醒了,风更清朗,月更明亮,伴着浓烈的桃花味道,还有身下粗糙的树干?怎的一觉醒来自己竟到了院里那棵花树上?
      小少爷有点晕,当看到了旁边含笑望着自己的美丽神仙时,小少爷整个人已经放空了:那灵动飘逸的身形,那精致绝伦的脸蛋,连指尖都透着泠泠仙气,明月不及他光彩照人,清风不及他空灵通透。军营里长大只知道舞刀弄枪的赵小将军仿佛成了个泥人,一双星眸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神仙。
      神仙说“我是这棵树的主人,唤我诸葛亮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不答。
      神仙又说“你我有段前尘,我该报答与你,你有什么愿望尽管说,只当是我给的贺礼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还是不答。
      神仙沉思道“我难道是吓到你了?你别怕,我不会祸害你的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只是盯着他看。
      神仙只好拿扇子在他眼前一晃,小将军方回过神来,耳根通红,眼神也不似先前放肆,半晌支吾道:“在下常山赵子龙,年方二十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内心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:“至…至今未有婚配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内心:“他是要跟我讨个夫人?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:“不…不知姑娘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你…你离我远点!智商低可是会传染的!!!”
       神仙气的脸通红,一扇子将这蠢货掀回了榻上。
       稀碎的阳光在睡梦中也耀眼的少年的脸上调皮,少年迷茫的从梦中醒来,窗外的桃花正好,与昨日没有什么不同,难道昨夜做了场冲撞了桃花仙的梦嘛?少年若有所思的从衣角抠出几片颜色温柔的花瓣。
      赵府的下人都说小将军最近有些古怪,早上穿戴整齐背着枪牵着威风的白马刚要踏出家门,又突然跑到后院朝着那棵桃树念念有词,傍晚回府盔甲也不卸先冲到后院冲着那棵树又念念有词一番,时间久了也都见怪不怪了,都说那棵树从不开花,单少爷一落地,大冬天竟开了恩,怕是有缘的吧。
      赵子龙“姑娘莫怪,昨夜是子龙冒犯了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咬了口又大又甜的桃子“是公子谢谢。”
      赵子龙“子龙出去了,回来再跟姑娘道歉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又咬了口“是公子谢谢。”
      赵子龙“姑娘…”
      诸葛亮“姑娘你个头啊是公子啊谢谢!”一向自认为雅正的仙君差点吼了出来。
      诸葛亮知道赵子龙听不见,他也不可能青天白日在院子里现身与他辩驳。
      更深露重,小将军认真的跪坐在案前抄兵法。
      几片桃花伴着清甜的风钻到安静的小少爷身边。
     “他认真的样子还不傻。”诸葛亮控制不住的想。
     “这里,错了。”
      少年闻声抬头,那神仙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趴在他的案上。
    “我说,这里,错了。”莹白修长的指伸到他面前宣纸上点了点。
       声音像清甜的风,明明冷清却甜的很。
       什么姑娘,原是位俊俏别扭的年轻公子。
      “我可不是什么劳什子姑娘,在下诸葛亮。”
       风一吹,人又没了,将军面前空荡荡的案上,空留了几瓣桃花。    
      于是次日小少爷又在一家老小的奇异注视下,板直的身子,背着擦的雪亮的银枪,牵着威风凛凛的白马,认真的对一棵树说着“公子莫怪……”
      诸葛亮“…”
      诸葛亮“他还有什么比脑子更迫切需要的东西吗?”

桃夭(上)

对亮亮那个炒鸡贵的武陵仙君
古风云亮he微信白
你的喜欢是我写下去的动力

一、桃之夭夭

      赵家的夫人生了个小少爷,小家伙仿佛在炫耀自己天生神力,哭声那叫一个感天动地。
      院子里那棵不知历经多少载的古树无风抖动了几下落满细雪的枝条,硬是在元春将至的腊月开出了满树粉花,赵府上下这才晓得,哦,这棵从未冒过芽的原是株桃花树。
      小少爷整个一雪团子,能吃能动也能睡,醒着的时候乌溜溜的明亮眼睛好奇的转个不停,小手小脚踢踢打打,奶妈笑着说不愧是将门之后。
      一缕桃花的清淡味道,从冬日阳光斑驳的窗棂转转悠悠飘荡到里屋,一阵奇异的寂静,女人们又开始了交谈,小少爷却忘记了动作,大眼睛盯着床前的虚无,他看到了神仙——等了他好久的神仙。
     桃花浸染了千年的狭长双眸似笑非笑打量着小雪团子,许久摇了摇手中雪色透亮的羽扇,薄情唇角喃喃自语:
    你,便是我未了的尘缘么……
二、灼灼其华

     若问起这神仙是谁,自然是这千年桃树的精魅所化。一棵桃树能活上千年,全亏了这桃树位置奇巧,沾染日月之精华,汇聚天地之灵气。
     仅三百年,虽五识未开,竟有缕灵识飘飘荡荡。
     又三百年,历劫不死,白日飞升,修得一副超脱三界的如玉皮囊。
     再三百年,自认看破红尘,无以成惑,灵慧非常,却…却迟迟不得仙籍。
     所谓“武陵仙君”,只是仰慕者的一句尊称罢了,说得难听点,这“神仙”,只是一只桃花精罢了。
这桃花精天生灵敏,性情冷淡,无悲无喜,绝情绝欲,自是比神仙还神仙,只可惜精怪到底是精怪,又是棵不能随心所动的草木,受真身所困,不能离开这树周围半步…时间久了,桃花精便想成为真正的神仙了。
   “你有一段积久的尘缘未了。”喝的醉醺醺的狐狸说“你去以身相许好了,权当报恩咯。”
    “那是位男子。”仙君脸色黑了又黑“你当人人,都、像、你、嘛?”
      狐狸最终嘟嘟囔囔的被仙君赶走,仙君感觉整棵树都清净了。他看过人世间种种,人真是奇怪的东西,有人为财而死,有人为官而亡,自己视为珍宝的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,百年之后得到的得不到的都归为一片虚无,再入轮回依然两手空空…他可以给的,只是一段记忆而已。
     于是仙君开始了等待,等了不知几百年,等到那位赵家的少爷又在桃花树下舞动那把银枪的时候,稀碎的阳光把他的长长睫毛染的金黄,椅在树枝上闲闲观看的的仙君突然停止了摇动手中羽扇,他仿佛回到了千年之前。
      那个时候,他还是一缕灵识,看不到,听不到,但是他能感受到——沙场败北的年青将军,一个执念破灭的快死掉的凡人,抱着他的长枪,椅在那棵桃花树下。
他拿出最后一个装满水的水囊。
      他舔了舔干裂的唇。
      他用尽力气拔开了塞子。
      焦阳照在千年将军长长睫毛上,那双眼睛反射出,不该是浑身沾满鲜血的人有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 他把满满一囊清冽冽的水,一滴不剩倒给了桃花树下已经干出深深裂缝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 这棵已经奄奄一息的桃花,在那场百年不遇的春旱中,活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年少的将军说“家乡不在了…”,他长久的阖上了双眼。
    “凡人啊,真是奇怪的东西…”桃花精向来看惯了人将死时的不甘,直到那时候才晓得,人恐惧的可能不是死亡本身,而是失落的执念罢了。
      千年后的小将军似乎感到了簇簇粉花后的凝视,抬起已经初现棱角的脸,疑惑回望,与仙君正打个照面,小桃花精竟然莫名其妙的立马用扇子挡住了脸,又后知后觉得想起小将军肉体凡胎,复放下羽扇,悄悄打量着赵小少爷,只见他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,目光坚毅却并不冷淡,身形笔直如山松,好一位濯濯少年郎。仙君面上一如既往地冷淡,心里却暗戳戳赞赏了好一番,小雪团子还是那么讨人喜欢。只是夸赞了没多久,赵小少爷因着出了身薄汗,将上身的云纹短袍连里衣一并掳了往树丫上一搭,少年长年习武练就的一身线条流畅的肌肉展现无余,亮晶晶的汗珠从挺拔鼻尖一路淌进结实紧致的腰腹,只着下裤复又操练的起来。
      仙君又莫名的拿扇子挡住微红的脸,哼,果然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