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摇大饼

求贵八圈管放过

十章左右完结,总裁信×学生白,久别重逢梗不许说我狗血

    以后大概永远不会混什么圈了,就有喜欢的看看,没事干的时候写点,人多了真是什么样的都有什么要求都有,他们还在相爱就好了管那么多做什么,都有点怀疑有些人是爱好还是挑刺了,我平时嘴巴不干不净但是就是不爱在喜欢的cp下面说脏话,我觉得他们需要得到尊重。
    还有两篇没完结的我没有忘记,有空了填出来,评论我都会看虽然少的可怜emmmmm好气好气现在好点了我是仙女我貌美如花不跟凡人计较emmmmm晓得没人看哼哼哼

空巢老人养徒弟(媳妇)日常
今天徒儿(媳妇)也好可爱

桃夭(中)

上篇http://sanxian012.lofter.com/post/1e8cdd72_126fd038  打不开见主页总共就这两篇反正
由于我上了个天天满课的假大学,并且追求逐字推敲,这个速度就有点emmmm,先放这些完结了可以艾特
你的喜欢是我的动力
三、之子于归

      小少爷真的长大了,在弱冠礼上,正式成为了赵家第148位将军,晚上喝的醉醺醺还不忘抱着他的宝贝枪一头扎到床褥里睡去,半夜却清醒了,风更清朗,月更明亮,伴着浓烈的桃花味道,还有身下粗糙的树干?怎的一觉醒来自己竟到了院里那棵花树上?
      小少爷有点晕,当看到了旁边含笑望着自己的美丽神仙时,小少爷整个人已经放空了:那灵动飘逸的身形,那精致绝伦的脸蛋,连指尖都透着泠泠仙气,明月不及他光彩照人,清风不及他空灵通透。军营里长大只知道舞刀弄枪的赵小将军仿佛成了个泥人,一双星眸一眨不眨盯着眼前神仙。
      神仙说“我是这棵树的主人,唤我诸葛亮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不答。
      神仙又说“你我有段前尘,我该报答与你,你有什么愿望尽管说,只当是我给的贺礼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还是不答。
      神仙沉思道“我难道是吓到你了?你别怕,我不会祸害你的。”
      小少爷只是盯着他看。
      神仙只好拿扇子在他眼前一晃,小将军方回过神来,耳根通红,眼神也不似先前放肆,半晌支吾道:“在下常山赵子龙,年方二十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内心:“我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:“至…至今未有婚配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内心:“他是要跟我讨个夫人?”
       赵子龙:“不…不知姑娘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…”
       诸葛亮“你…你离我远点!智商低可是会传染的!!!”
       神仙气的脸通红,一扇子将这蠢货掀回了榻上。
       稀碎的阳光在睡梦中也耀眼的少年的脸上调皮,少年迷茫的从梦中醒来,窗外的桃花正好,与昨日没有什么不同,难道昨夜做了场冲撞了桃花仙的梦嘛?少年若有所思的从衣角抠出几片颜色温柔的花瓣。
      赵府的下人都说小将军最近有些古怪,早上穿戴整齐背着枪牵着威风的白马刚要踏出家门,又突然跑到后院朝着那棵桃树念念有词,傍晚回府盔甲也不卸先冲到后院冲着那棵树又念念有词一番,时间久了也都见怪不怪了,都说那棵树从不开花,单少爷一落地,大冬天竟开了恩,怕是有缘的吧。
      赵子龙“姑娘莫怪,昨夜是子龙冒犯了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咬了口又大又甜的桃子“是公子谢谢。”
      赵子龙“子龙出去了,回来再跟姑娘道歉。”
      诸葛亮又咬了口“是公子谢谢。”
      赵子龙“姑娘…”
      诸葛亮“姑娘你个头啊是公子啊谢谢!”一向自认为雅正的仙君差点吼了出来。
      诸葛亮知道赵子龙听不见,他也不可能青天白日在院子里现身与他辩驳。
      更深露重,小将军认真的跪坐在案前抄兵法。
      几片桃花伴着清甜的风钻到安静的小少爷身边。
     “他认真的样子还不傻。”诸葛亮控制不住的想。
     “这里,错了。”
      少年闻声抬头,那神仙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趴在他的案上。
    “我说,这里,错了。”莹白修长的指伸到他面前宣纸上点了点。
       声音像清甜的风,明明冷清却甜的很。
       什么姑娘,原是位俊俏别扭的年轻公子。
      “我可不是什么劳什子姑娘,在下诸葛亮。”
       风一吹,人又没了,将军面前空荡荡的案上,空留了几瓣桃花。    
      于是次日小少爷又在一家老小的奇异注视下,板直的身子,背着擦的雪亮的银枪,牵着威风凛凛的白马,认真的对一棵树说着“公子莫怪……”
      诸葛亮“…”
      诸葛亮“他还有什么比脑子更迫切需要的东西吗?”

桃夭(上)

对亮亮那个炒鸡贵的武陵仙君
古风云亮he微信白
你的喜欢是我写下去的动力

一、桃之夭夭

      赵家的夫人生了个小少爷,小家伙仿佛在炫耀自己天生神力,哭声那叫一个感天动地。
      院子里那棵不知历经多少载的古树无风抖动了几下落满细雪的枝条,硬是在元春将至的腊月开出了满树粉花,赵府上下这才晓得,哦,这棵从未冒过芽的原是株桃花树。
      小少爷整个一雪团子,能吃能动也能睡,醒着的时候乌溜溜的明亮眼睛好奇的转个不停,小手小脚踢踢打打,奶妈笑着说不愧是将门之后。
      一缕桃花的清淡味道,从冬日阳光斑驳的窗棂转转悠悠飘荡到里屋,一阵奇异的寂静,女人们又开始了交谈,小少爷却忘记了动作,大眼睛盯着床前的虚无,他看到了神仙——等了他好久的神仙。
     桃花浸染了千年的狭长双眸似笑非笑打量着小雪团子,许久摇了摇手中雪色透亮的羽扇,薄情唇角喃喃自语:
    你,便是我未了的尘缘么……
二、灼灼其华

     若问起这神仙是谁,自然是这千年桃树的精魅所化。一棵桃树能活上千年,全亏了这桃树位置奇巧,沾染日月之精华,汇聚天地之灵气。
     仅三百年,虽五识未开,竟有缕灵识飘飘荡荡。
     又三百年,历劫不死,白日飞升,修得一副超脱三界的如玉皮囊。
     再三百年,自认看破红尘,无以成惑,灵慧非常,却…却迟迟不得仙籍。
     所谓“武陵仙君”,只是仰慕者的一句尊称罢了,说得难听点,这“神仙”,只是一只桃花精罢了。
这桃花精天生灵敏,性情冷淡,无悲无喜,绝情绝欲,自是比神仙还神仙,只可惜精怪到底是精怪,又是棵不能随心所动的草木,受真身所困,不能离开这树周围半步…时间久了,桃花精便想成为真正的神仙了。
   “你有一段积久的尘缘未了。”喝的醉醺醺的狐狸说“你去以身相许好了,权当报恩咯。”
    “那是位男子。”仙君脸色黑了又黑“你当人人,都、像、你、嘛?”
      狐狸最终嘟嘟囔囔的被仙君赶走,仙君感觉整棵树都清净了。他看过人世间种种,人真是奇怪的东西,有人为财而死,有人为官而亡,自己视为珍宝的在别人眼中一文不值,百年之后得到的得不到的都归为一片虚无,再入轮回依然两手空空…他可以给的,只是一段记忆而已。
     于是仙君开始了等待,等了不知几百年,等到那位赵家的少爷又在桃花树下舞动那把银枪的时候,稀碎的阳光把他的长长睫毛染的金黄,椅在树枝上闲闲观看的的仙君突然停止了摇动手中羽扇,他仿佛回到了千年之前。
      那个时候,他还是一缕灵识,看不到,听不到,但是他能感受到——沙场败北的年青将军,一个执念破灭的快死掉的凡人,抱着他的长枪,椅在那棵桃花树下。
他拿出最后一个装满水的水囊。
      他舔了舔干裂的唇。
      他用尽力气拔开了塞子。
      焦阳照在千年将军长长睫毛上,那双眼睛反射出,不该是浑身沾满鲜血的人有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 他把满满一囊清冽冽的水,一滴不剩倒给了桃花树下已经干出深深裂缝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 这棵已经奄奄一息的桃花,在那场百年不遇的春旱中,活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年少的将军说“家乡不在了…”,他长久的阖上了双眼。
    “凡人啊,真是奇怪的东西…”桃花精向来看惯了人将死时的不甘,直到那时候才晓得,人恐惧的可能不是死亡本身,而是失落的执念罢了。
      千年后的小将军似乎感到了簇簇粉花后的凝视,抬起已经初现棱角的脸,疑惑回望,与仙君正打个照面,小桃花精竟然莫名其妙的立马用扇子挡住了脸,又后知后觉得想起小将军肉体凡胎,复放下羽扇,悄悄打量着赵小少爷,只见他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,目光坚毅却并不冷淡,身形笔直如山松,好一位濯濯少年郎。仙君面上一如既往地冷淡,心里却暗戳戳赞赏了好一番,小雪团子还是那么讨人喜欢。只是夸赞了没多久,赵小少爷因着出了身薄汗,将上身的云纹短袍连里衣一并掳了往树丫上一搭,少年长年习武练就的一身线条流畅的肌肉展现无余,亮晶晶的汗珠从挺拔鼻尖一路淌进结实紧致的腰腹,只着下裤复又操练的起来。
      仙君又莫名的拿扇子挡住微红的脸,哼,果然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!